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力系统及其驱动机制研究

文章来源:县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0日 点击数: 字体:

江金波,华南理工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教 授、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国家教育部旅游管理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 会委员,广东省旅游管理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长期从事旅游与区域发展、度假地开发与管理、旅游业创新发展 等的教学与研究工作。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 项(1 项在研),主 持并完成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广东省教育部产学研重大专项、 广东省教育厅科研项目等 5 项,主持地方政府战略决策研究和企业管 理咨询项目 30 余项。在《旅游学刊》、《人文地理》、《Int. J. of Tourism Anthropology》等学术杂志公开发表学术论文 50 余篇。出 版《旅游景观与旅游发展》、《会展项目管理:理论、方法与实践》 等专著和教材。《旅游学刊》、《华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版)、《华南理工大学学报》(社科版)、《西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版)、《资源与产业》、《热带地理》等一批中文重要期刊的通讯评委。兼 任广东省旅游安全委员会委员、中国温泉在线高级学术顾问、广东省 城市管理研究会理事、广东民俗文化学会副会长以及广东省人民政府、 广州市等多地人民政府咨询专家智囊。山东省旅游智库成员,广州市 会展经济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等。

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力系统及其驱动机制研究

——以佛山陶瓷工业旅游为例

江金波  刘孟琼 

要:已有研究广泛涉及到旅游产业融合的概念、工业旅游 和工业遗产旅游等的研究。近十多年来,国内外学者在旅游产业融合 的动力因素及其驱动机制方面的研究取得突出成绩。但是对于动力因 素的系统性,尤其是各动力因素之间的交互作用及其作用于旅游产业 融合界面的驱动机制尚待深化。本文以文献分析、系统结构分析为基 础,借助广东佛陶瓷工业旅游融合发展的典型案例剖析,全面研究 了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力系统及其驱动机制。识别 4 大内部动力因素和4 大外部动力因素,确立了各动力因素的力源差异,深入分析了内部 和外部两大子系统之间动力因素之间的作用机制,最后演绎为旅游产 业融合整体的动力系统及其驱动机制,阐明了各动力在融合系统建构 中的作用方式、途径和功能等,为旅游产业融合的持续发展提供了理 论新视角。

关键词:产业融合 陶瓷业 旅游业 动力机制

一、引言

旅游产业融合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产物,是伴随着旅游业 和社会不断发展而出现的一种必然现象。旅游产业融合作为旅游业发 展的一种创新形式,为我国旅游业的发展注入了生机和活力。从 20世纪 90 年代末开始,出于老工业基地的振兴以及城市现代服务业发展的需要,中国工业与旅游产业的融合在城市以及工矿地区得以迅猛 发展,为旅游产业融合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案例。

依托上千年的商品性生产历史,传承海上丝绸之路的商业文 脉,尤其是依托具有浓郁地方民俗特色的美术陶瓷制作工艺及其产品, 20 年来广东佛陶瓷工业旅游不断向纵深方向发展。以 500 年窑 火不断的南风古灶以及石湾公仔为主导,相继成立了工业旅游的行业 组织机构,制定相关服务标准,得到民间资本的大力投入和政府管理 部门的积极扶持,在高层次旅游产品研发、游客市场开发等方面取得 突出成绩,并极大地带动了美术陶瓷用品、实用陶瓷用品等的销售乃 至传统工艺复兴以及现代陶瓷工艺技术的创新。但是面对陶瓷工业旅 游发展的时代勃兴,国内外相关理论研究的滞后与不足却是十分明显 的。尤其是在融合的动力系统及其明晰的驱动机制方面,缺乏深入的 案例解剖及其机制关联的系统研究。本文借助佛陶瓷工业旅游的案 例,通过文献、案例和系统分析等综合方法,演绎旅游产业融合的动 力系统,阐述各动力因素驱动的方式、路径、功能等,揭示旅游产业 融合发展的内在规律,有助于佛陶瓷工业旅游可持续发展,并为中 国陶瓷工业旅游甚至于其他类型的民族工业的旅游融合发展提供借鉴。

二、文献回顾

马歇尔在《经济原理》里指出,行业之间的分界线随着分工的精 细逐渐模糊,有越过的可能性。这是对产业融合认知的最原始表述, 为现代产业融合理论的形成提供了源泉和根据。产业融合概念最早出 现在技术研究领域。罗森伯格 (Rosenberg) 将技术融合定义为不同 产业在生产过程中逐渐依赖一种相同的生产术从而使原先分立的产 业变得紧密联系[12]。赛等(Saietal.) 认为一种技术范式跨不同行业的扩散,导致这些产业出现技术创新,扩大了这些产业的技术基础, 导致了产业融合[12]。林德(Lind) 指出融合是分离的市场之间的一种 汇合和合并,是产业边界进入壁垒的消除[1]。

旅游产业融合的实践已经广泛深入旅游及其相关产业,例如文化 产业、体育产业、工业、农业等等。旅游产业融合的现象也引起了广 大学者的关注与兴趣。学术界对旅游产业融合进行概念界定也日渐增 多和清晰。但以国内学者的研究为主。颜林柯认为旅游产业融合是旅 游产业与国民经济其他产业之间或者旅游产业内部不同行业之间通 过相互渗透、相互交叉而逐步形成新产业或改造原有产业的动态发展 过程[13]。杨颖认为,旅游业的跨界融合表现在相互渗透和交叉,从而 使得融合后的产业兼具旅游业的特征,与原有的旅游业形成了既替代 又互补的关系[14]。何建明基于产业链视角,认为旅游产业融合发展是 指旅游产业与其他产业或旅游产业内不同行业相互渗透、相互交叉, 最终融合为一体,逐步形成新产业或产业链的动态发展过程[15]。张凌 云提出旅游产业融合是旅游业与其他行业相互影响、相互交叉、相互 渗透,产生新的产业要素和产业形态的过程,强调了产业要素和业态 的结果[16]。徐虹、范清从产业系统角度,认为旅游产业融合是在开放 的旅游产业系统中,构成产业系统的各要素的变革在扩散中引起不同 产业要素之间相互竞争、协作与共同演进而形成一个新兴产业的过程, 它包括了技术融合、企业融合、产品融合、市场融合和制度融合等[17] 李树明则立足共生产品的发展,指出旅游产业融合是旅游业和其他产 业之间在共生发展中相互渗透、相互融合,最终创立一种新型的业态 和一种新的共生产品,并且这种新业态和新型的产品得到市场的认可, 从而能够迅速成长为一种新的行业[18]

陶瓷工业旅游就是以陶瓷遗产、陶瓷工业企业场所作为旅游客体, 以工厂风貌、生产过程、工人工作生活场景为主要旅游吸引物,开展观光、娱乐、休闲等旅游活动,满足游客求知、求新、求奇等旅游需 求的过程,是陶瓷工业生产与旅游活动融合而成的一种新型旅游形式。 总结我国陶瓷工业旅游发展,普遍存在认识不足、产品单一、服务和 管理水平低等问题[19]。值得指出的是,工业旅游与工业遗产旅游概念 完全不同,甚至两者没有必然的包含关系。前者是以现有工业生产的 场所及其衍生体(如专题博物馆)作为旅游吸引物的特定旅游活动, 是现代工业与旅游服务融合发展的结果,而后者主要针对的是废弃的 工业设施、场景和空间,是文化遗产旅游的一种类型,是从最早的工 业考古(Industrial Archaeology)和随后对工业遗产的保护而发展 起来的一种新的旅游形式,是历史时期工业文化成果的复活和再利用。 两者并无绝对的界限。目前,在政府管理和业界开发实践中,更多地 将工业旅游作为一个大范畴,涵盖了工业遗产旅游。

国外工业旅游开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法国雪铁龙汽车有限公司,到 20 世纪 80 年代工业旅游几乎涵盖所有行业。20 世纪 90 年代,工 业旅游的研究分别针对工业遗产旅游和工厂观光旅游来进行。其中观 光工业旅游是通过有组织地参观工业、科技、手工业、服务业等各类 企业,了解到某些产品的生产制作过程,并能从厂家以低于市场价的 价格购买产品[20]。显然,不断增长的工业遗产旅游是老工业城市再造 及其经济发展的有益工具[2]。罗伯特(Robert)认为工业遗产旅游的 产生是因为制造业下降导致福特制下的原始工业经济活动消失,这些 原始的工业活动具有很高的保护价值,并可作为旅游资源开发[21]。工 业旅游的研究多侧重于将其作为一种独特的旅游产品进行现状、开发 模式等研究[22],以及典型个案、市场、影响与保护等方面的研究[23] 较少借助旅游与工业融合理论进行深入研究其科学发展问题。尽管本 文并非专门研究工业遗产旅游,甚至工业旅游也与工业遗产旅游存在 一定差异,但工业遗产旅游与工业旅游具有传承性,其相关研究成果对于工业与旅游的融合研究具有较大借鉴意义。 在旅游与工业融合方面。郭鲁芳等从产业融合的视角出发,探析

了工业旅游的融合过程与发展模式,认为工业资源、旅游体验与信息 技术是工业旅游发展模式的三大基石[24]

有学者尝试构建工业与旅游业融合模型。根据工业旅游发展的因 素的作用效应,进行分析总结,得出工业旅游的融合主要有四种力量 的作用,推力、引力、支持力和中介力。由此,构建由推力子系统、 引力子系统、支持子系统和中介子系统构成的工业旅游融合模型。最 后对广西柳州开展了相关的实证研究[25]。一些老工业基地,面临产业 转型升级内在压力和市场需要动力的共同作用下,推动了工业旅游的 积极发展,进而成为学者关注和研究的对象。例如有学者研究产业融 合视角下辽宁工业旅游发展的制约因素,认为辽宁省要充分利用这样 的工业形式和产品优势,更好地引导其他产业与旅游产业融合,从而 促进其工业旅游产业的发展[26]。结合体验经济理论和陶瓷工业旅游的 发展实践,学者提出体验经济背景下的陶瓷工业旅游发展模式,并以 广东大埔县为例实证研究,认为在发展陶瓷工业旅游时,首先应基于 一定的市场环境和资源条件提炼体验主题,在此基础上,再确定设计 理念、产品主题和产品内容,并最终形成体验产品[27]。开展对醴陵市 陶瓷工业旅游的发展现状、开发模式的分析,并提出了开发建议[28]

关于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力因素及驱动机制领域。早在 2006 年, Philip FeifanXie 就利用文献,识别出工业遗产旅游发展的六大关 键因素,并将其运用于托莱多国家吉普博物馆的评估和建议。这些因 素包括潜力、利益相关者、再利用的适宜性、经济价值、真实性和社 区感知等[2]。香港的医疗旅游案例研究表明,政策与制度、政府支持、 费用、容量以及当地社区的保健需求等是其发展的主要障碍因素。克 服这些障碍的战略措施主要是新的促销活动政策、政府制定管理医疗旅游市场的投资、旅游服务机构和医疗机构合作发展医疗旅游等[3] Adam Weaver 认为,市场动力是一种驱动手段,籍此美国军工联合体 在近 20 年极快地形塑了旅游业。商业支持和利益驱动共同引导旅游 业和军事领域的互相影响[4]Gholam Reza Taleghani 以及 AliGhafaryde 指出,作为体育和旅游融合产物的体育旅游,其发展 的主要瓶颈因素是文化障碍、公共设施问题以及旅游吸引物等三个[5] 有学者认为旅游产业的强关联性决定了其天然融合属性,市场需求变 化、企业追求利益、技术进步等都属于融合动因[29];在动力模型研究 方面,高凌江、夏杰长构建了由外部环境、需求拉力、企业内部驱动 力和技术创新推力共同作用下的动力模型[30]。赵蕾、余汝特别指出, 产业融合现象的发生是产业融合预期效应和产业融合动力双重驱动 的结果,并从产业融合的推力、拉力、支持力和阻力四个层面构建旅 游产业与文化产业融合的动力模型[31]。也有学者从障碍角度进行分析, 认为制度障碍、能力障碍、需求障碍是旅游产业融合的障碍因素[15] 刘雪婷认为,旅游需求的提高为旅游产业融合发展注入根本动力,旅 游资源观的改变助推了旅游产业融合发展,技术革新为旅游产业融合 提供助力,制度条件提供了外界支撑力[32]。另有学者认为,旅游产业 融合的动力系统除了内力子系统和外力子系统之外,还存在一个动力 引发子系统。引发子系统由产业发展程度、产业知识能力和产业要素 的积累完成以及旅游者的旅游观念变化等三部分组成。由此构建了旅 游产业融合的三角动力系统模型[33],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但引发子系 统能够独立存在,抑或其本身就是内外动力子系统的一部分,不禁令 人质疑。传统观点较多使用冲突理论解释旅游与文化遗产管理关系, 似乎文化遗产与现代旅游产业融合存在先天矛盾。但来自香港证据显 示,事实上两者之间存在连续反映不同的成熟度级别,受到五种缓和 状态的影响,形成了七种关系,也就是拒绝、不切实际的期望、并列存在、冲突、勉强的合作管理、合伙、互相误解(Cross purposes[6]。这为工业与旅游融合动力的分层级研究提供了参照。诚然,在诸多的动力因素中,现代信息技术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信息技术、商 业模式和体验的整合,进而形成智能旅游系统[7],将有效改进旅游监 管、促进旅游服务和产品创新、增强旅游者体验,并取得旅游企业和 目的地的竞争优势,是旅游发展的一种十分重要的战略工具[8]。显然, 对于工业与旅游的融合而言,信息化也是其中的基本手段之一。

总之,通过对文献的分析,现有的研究多探讨了旅游产业融合的 动力性要素,尚缺个别重要的动力要素如融合的成本效益考量,同时, 对动力要素的来源及层次、驱动机制及其与融合发展层次关系等缺乏 系统深入研究。

在佛的案例研究方面。以文化产业与旅游业的融合研究居多。 例如旅游业与文化产业的融合路径[34-35],认为制约佛旅游业与文化 产业融合的瓶颈因素除了观念滞后、旅游文化内涵挖掘不深、缺乏良 好的定位、布局及产业链效应之外,还缺乏政府层面上系统的产业扶 持政策以及两者的整合创新模式[36]。认为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的整合 是一项系统性强、涉及面广的工程,其模式为一个立体同心圆结构, 可分为三个层面。其中,资源层面是最基础的整合层面;市场层面是 中间层次的整合,主要指产业的市场运作,其内容包括组建大型产业 集团、市场营销的创新、品牌整合与培育、资本运营等;机制理念层 面是最上层、最核心的整合层面,其内容包括产业整合的指导思想、 产业规划整合、政府管理机制改革、企业体制改革等。工业旅游研究 方面则多为资源类型及其发展现状研究。如将佛工业旅游资源分为 工业生产类、人文历史类、高新技术类、产业展示类、工业遗址类和 博物馆类等六类,发现佛工业旅游产品特色不够鲜明;民办(企业) 博物馆规范化程度不够等[37]。博物馆当然是当下工业旅游开发的一种普遍形式,但是更重要的是,应该从陈展方式、文创产品的开发等途 径活化博物馆文化资源,以增强博物馆的大众吸引力等[38]。然而,不 论是陈展方式,还是文创产品的研发,自然离不开技术水平的进步和运用。

从产业融合的理论视角对佛旅游业多业态现象进行分析,对旅 游产业融合的动因进行剖析,提出佛旅游业要提升竞争力除了更多 地融入文化的因素、发挥文化引领的重要作用外,还必须与服务业、 制造业和农业进行恰如其分的产业融合,通过旅游产业价值链不断被 解构和重组,促使其效应在行业竞争格局中发生演变,以利于提升佛旅游产业的竞争力。通过资源融合、市场融合、技术融合、功能融 合及企业融合的五项对策,使佛旅游业可持续发展,加快佛产业 向高层次转型升级[39]。尤其是陶瓷工业旅游方面。依托中国陶瓷产业 总部基地在佛的建设,将陶瓷文化、岭南园林景观与现代旅游休闲 文化有机结合起来,成为佛工业旅游的新亮点[40]。近年来,佛 业旅游标准化受到学者和业界高度关注。充分认识到,工业旅游标准 化建设对于规范市场、提升工业旅游服务质量、丰富旅游内涵、巧宽 旅游发展思路、拉动佛城市经济、增加再就业机会、提高品牌知名 度等无疑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在标准化引领下的佛市工业旅游, 将是旅游业的新卖点、品牌宣传的新手法、旅游者的新看点[41]。为此, 2014 7 月,依托工业其坚实基础,成立工业旅游联盟;2016 1 月该联盟制定出台佛市工业旅游首个地方行业标准——《工业旅游 景点服务规范》(FSLB/SJ4-2015)。

三、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力机制研究

(一)案例地概况

位于广东省中南部,地处珠江三角洲腹地,历史悠久,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又是一座综合实力雄厚的现代都市,先后荣获全 国文明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环保模范城市 等殊荣,是中国制造业名城、全国综合竞争力前十强城市。2016 全年接待旅游者人数 4570 万人次,比上年增长 8.09%。在旅游人数 中,接待过夜旅游者 1351 万人次,增长 7.81%。全年旅游总收入 624.73 亿元,增长 14.36%。旅游业与发展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依托传统 工业基地和现代化工业体系,佛市的工业旅游迅猛发展。2016 年, 全市工业旅游景点接待游客 850 万人次,工业旅游初具规模,并呈现 自身明显特色。目前,全市拥有工业旅游景区(点)27 个,其中 4A 级景区 5 家,3A 级景区 3 家,全国工业旅游示范点 3 家,省级工业

旅游示范单位 7 家。制造,中国功夫将佛制造与中国功夫 有机融合,成为新时期佛的城市形象,也是佛工业旅游的品牌口 号。在佛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十二五十三五规划中均明确 提出打造中国工业旅游名城的发展目标。

陶瓷工业旅游是佛工业旅游的突出代表。这不仅是因为陶瓷在 具有悠久的历史,而且因为佛陶瓷产业实力强大,独具特色。 拥有超过 5000 年的制陶历史,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大量远销 东南亚和欧美各国市场,成为当时生产技术和商品经济都相当发达的 陶瓷生产营销基地,明清时期佛便与湖北汉口、江西景德、河南朱 仙并称全国四大名镇,成为全国商品集散中心四大聚之一。有别 于建陶的实用性和规模化,以石湾公仔为代表的石湾陶艺品是中 国民间陶瓷艺术的一朵奇葩,享有石湾瓦,甲天下的美誉,2006 石湾公仔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佛已经开发的工业旅游点中,有南风古灶景区、新石湾美术陶瓷厂、东 鹏陶瓷、中国陶瓷城、广东蒙娜丽莎陶瓷有限公司等陶瓷工业旅游点 5 处。其中国家 4A 级景区 1 处,全国工业旅游示范点 3 处,省级工业示范点 1 处。无论是层次还是规模,都在佛工业旅游中占有绝对 优势的重要地位。可见,佛作为研究工业与旅游融合发展的案例地 十分典型。借助于佛陶瓷旅游产业发展,开展工业旅游融合的动力 机制与演化模式研究具有较强的说服力。

(二)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力因素分析

本文将动力因素理解为促进产业融合的关键性影响因素。根据上 述文献分析,结合佛陶瓷产业与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的实际,将旅游 产业融合的主要动力因素分为两大层面。一是内部动力因素,二是外 部动力因素。内部动力因素来自于两个产业的内部及其相关行业组织, 主要包括企业战略、成本效益、融合的适配度、行业组织扶持等。外 部动力因素来自于市场竞争、旅游需求、政府支持和技术水平等。以 8 大动力因素,构成为旅游产业融合的综合动力系统。每一动力因 素,其具体内涵、动力大小、作用先后及其效率等各不相同,但共同 作用于旅游产业融合的全过程。

1.企业战略(行为) 企业战略是由企业家精神主导的对企业整体性、长期性、基本性问题的计谋,是对企业各种战略的统称。其中既包括发展战略、竞争 战略、营销战略,也包括品牌战略、融资战略、技术开发战略、人才 开发战略、资源开发战略等。企业战略内涵随着时代而不断发展,例 如信息化就是一个全新的战略。对于旅游产业融合而言,企业战略具 有很强的前瞻指导性,尤其是企业的发展战略、营销战略、资源开发 战略等,是否包含产业融合的内容,是否借助关联产业平台实施融合 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旅游及工业等相关产业融合的紧密度和持 续性。因此,这一动力因素是旅游产业融合的主导因素。

2.成本效益

具体是指通过工业与旅游的产业融合,能够实现以较少成本,获 取较大的收益。由此吸引工业与旅游产业的融合,呈现工业旅游融合 的优势所在。因此,可以将此动力因素称之为特殊的引力,正是成本 效益优化驱动,促使工业企业不断进入旅游业,通过扩大投入,实现 更大利润目标。这样不仅增加了原有工业企业的赢利点,更优化了工 业的投资收益结构。

3.融合适配度 并非所有产业都是可以互为融合的。即便如此,在边际效应机制下,旅游产业融合也只能选择效益最大化的融合对象。产业融合具有 时代背景和条件,也受到产业属性的深刻影响。产业融合在很大程度 取决于两大产业之间融合的适配程度,也就是两大产业在产品、生产 场景、互动空间、接待设施、文化氛围、客户群等的共享程度。例如 工业旅游中,必然要求向游客提供一定开放性生产场景用于参观,提 供一定的工业产品作为旅游商品,最好是提供围绕该工业生产安全保 障前提下制作过程的大众化互动体验空间,例如陶艺的手工作坊等。 融合的适配度固然受制于产业属性,但工业企业在融合的适配度方面 却有很大的自主空间,尽可能达到工业园区文化设施建设与参观游赏 的最大化共享性。这是因为产品、生产场景、互动空间、接待设施、 文化氛围、客户群等的共享程度,对于融合的工业企业而言,都有很 大的自主建设和发展的余地。

4.行业组织 主要表现为通过行业协会成立相关组织机构,制定相关服务规范、质 量标准、安全保障、等级评定等措施,有序管理和规范市场,提升专 业化的旅游服务水平,这种扶持能够促进旅游产业有序融合。例如佛市成立 22 家代表性企业参加的工业旅游标准联盟,进而制定佛市工业旅游首个地方行业标准——《工业旅游景点服务规范》(FSLB/SJ4-2015),有力地推动了工业与旅游融合发展。近期该标准 成为广东省制定同类标准的重要基础,将在更大空间和层次发挥推动 工业旅游融合发展的积极作用。

5.市场竞争 外部同行的竞争以一种压力形态,作用于企业主体。为了在竞争中保持优势地位,不至于在市场竞争中遭遇淘汰,企业主体不能不采 取各种创新措施,其中就可能包括产业融合发展措施。因为产业融合 的本质是一种创新,而产业融合能够合延长产业链,并依托其他产业 市场,提高现有产品的附加值,实现企业由工业制造向旅游服务融合 的转型发展。佛是海内外游客体验广府文化魅力的主要旅游目的地, 其旅游资源和产品并不匮乏[39]。但显然单靠传统旅游业吸引物及其发 展远远不够,借助陶瓷产业这个地方性特色产业,促使其与旅游产业 的融合,可以极大拓展旅游吸引物范围,扩大旅游产品来源,也可较 好体现佛城市旅游的地方特色。

6.旅游需求经过近 40 年的市场经济发展,我国旅游市场需求正产生急遽变化。 越来越多的游客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观光旅游,而对休闲娱乐、文化审 美、传统教育、商务交际等多种体验产生浓厚兴趣。消费市场的需求 动力因素永远处于融合创新的主体地位,也被诸多学者视为主要拉力 或引导力。在佛,旅游市场对陶瓷工业产品制作的好奇,陶瓷企业 对旅游市场的借势,有助于形成优势叠加的积极效应,从而成为其旅 游产业融合的源生动力。特别是,玩陶已成为都市旅游的一种新时尚, 到佛南风古灶参观,由陶艺师傅亲自教授陶艺制作技艺,尤其是高 度平衡的拉坯技术,有助于陶艺爱好者开阔眼界、提高审美意识和掌 握制作技巧,亦有助于少年儿童发挥其艺术潜能和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

7.政府组织(制度安排) 政府支持重点在于组织保障和政策支撑体系建设,尤其以政策创新发展为重中之重。理论上,政策的有效性,取决于不同区域多样化 政策的针对性[9],政策的组合较之于单独的政策更加有效[10]。据此, 旅游产业融合的政策动力就远非一次性单独政策,而应该是国家、广 东省和佛市地方性多项配套政策组成的政策体系,并不断根据市场 需要而努力创新完善。去年编制的《佛市旅游业发展十三五 划》,特别提出要发掘工业旅游资源的潜力,完善工业旅游配套,建 设一批工业旅游精品。其中重点之一就是陶瓷+旅游的融合发展。 新近拟定的《研学旅游游目的地申请报告书》更是将南风古灶等陶瓷 基地列入研学旅游目的地系列景区进行高品质的打造。

从上位政策来说,促进佛陶瓷工业旅游纵深发展的政策安排肇 始于 2009 1 月广东省出台《关于试行国民旅游休闲计划的若干意 见(征求意见稿)》,广东成为全国首个试行国民旅游休闲计划的 2010 年广东出台《贯彻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意见的若 干意见》(粤府〔2010156 号);国务院于 2013 年颁布了《国民旅 游休闲发展纲要》,2015 12 月广东省政府正式印发了《广东省人 民政府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粤府函〔2015351 号,下称《意见》)。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 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1562 号)精神,制定《广东 省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实施方案》(粤府办〔201640 号), 不断营造旅游产业融合良好环境,全方位完善了旅游产业融合的制度 体系。几乎所有政策文件都涉及旅游产业融合的制度安排。

近年来,佛为了更好地整合开发利用包括传统陶瓷文化等岭南 特色文化旅游资源,制定了《佛市人民政府关于扶持旅游文化创意 产业发展的意见》(佛府〔201570 号),编制了《佛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佛市加快旅游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实施方案(2015—2020 年)的通知》(佛府办[2015690 号)。较好地配合了当前陶 瓷工业旅游的发展。其中包括鼓励和支持建设文化产业示范园区、示 范基地和文化旅游街区等聚居区。极大推动了传统陶瓷文化园区建设。 形成以南风古灶为龙头、跃进路为轴线、老石湾街巷肌理为纽带,串 联起国家、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各特色文化创意产业项目,集中 打造集旅游观光、科技体验、美食购物、节庆文化等功能于一体、景 园合一的综合性园区,发展南风古灶陶醉文化街区和都市慢生 体验等两大游线,形成两大游线、多点支撑的旅游格局 2 但陶瓷工业旅游、陶瓷文化旅游等单项的深细政策仍亟待发展,以便 形成产业融合的系统措施。

8.技术水平 技术创新是社会进步的重要助推器,也是改变人们工作条件和生产方式的重要手段。一个时代的技术水平不仅以要素进入生产流程, 并最终影响产品性能与质量,而且成为有效驱动产业融合的外力,改 变产品的功能、形态等,为技术渗透到其他产业提供条件;并通过改 善工艺、生产条件等,从而改变产品的生产函数,降低产品成本,为 产业融合提供支持[42],促使原有陶瓷工业产品朝向旅游市场产品方向 发展。如果说,佛陶瓷公仔是其传统的旅游商品,那么,如今陶瓷 公仔的多样化在很大程度上是现代技术创新条件下陶瓷工业旅游的 产物。尤为值得关注的是,由于旅游业是信息密集型和信息依托型产 业,与信息技术有着天然的耦合性,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兴盛, 是传统旅游业变革的主要驱动因素[43]。在现代信息社会,信息本身不 但成为旅游产业发展的新要素、新资源,而且催生了新的产业组织形 态和旅游产品新的生产方式,为技术推动型的旅游企业商业模式创新提供了强大的动力。在产业融合的大背景下,全球范围内出现了如ExpideaTripadvisorPriceline 等一大批新兴业态的旅游企业。 位于广东省佛市禅城区石湾高庙路的广东石湾陶瓷博物馆,作为广东首家以陶瓷文化为主题的行业博物馆,建设至今 13 年来,其信息化服务日臻完善,借助专题网站,广泛使用 3D 技术, 开展活动发布、文化传播、地图导览、虚拟旅游、制作演示等,取得 良好的展示和宣传效果,有效促进了陶瓷工业旅游的融合发展。

(三)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力机制研究:佛山陶瓷工业旅游 的案例分析

根据系统论原理,系统是由若干要素以一定结构形式联结构成具 有某种功能的有机整体。显然,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力因素构成为一个 属于社会属性的独特的开放系统,这个系统中上述各因素既以不同的 方式、路径、功能等作用于旅游产业融合的整体,又以互相影响和制 动的方式交互作用,形成独特的动力机制模型。

1.内部动力因素之间的作用机制 企业战略、成本效益、融合适配度、行业组织扶持等四大因素构成的内部动力因素子系统。其中企业战略以高位决策方式作用于陶瓷 工业旅游融合的发展。佛中国陶瓷城的建设从其建设伊始就充分考 虑了产业融合的发展模式,采取高起点融合姿态,奠定了陶瓷旅游集 群发展的良好基础。在融合发展的战略主导和引导下,无论是传统工 艺陶瓷还是现代实用陶瓷企业,均以专项投入进行融合准备工作,深 入研究游客除了陶瓷产品购买之外的其他需求,满足如参观工业生产 线、参与简单工艺制作等,以建立企业的良好社会形象。同时必然通 过制造相关产品和吸引物,完善接待与安全设施,布设适合游赏的生 产场景,设置专门的互动空间,甚至于通过重塑企业的文化氛围,充分展示陶瓷企业文脉与历史底蕴,最大化挖掘市场客源,以达到效益 最大化目的。旅游和工业两大行业组织的推动也甚为关键,尤其是在 融合的初期,两大原有不同生产和经营方式的行业,通过两大行业协 会组织,搭建互助的桥梁至为有益。但这种作用往往通过企业战略和 行为、成本效益、融合适配度等因素发挥作用。这在佛陶瓷工业旅 游发展中,表现至为明显。佛工业标准联盟的建立,虽然是产业融 合到一定时期共同呼吁的产物,然而,联盟的建立特别是标准的制定 却又更快地推动了陶瓷等企业的自主融合行为的发展。甚至于由传统 陶瓷工业拓展到家具制造、酱油制造等诸多工业领域,大有覆盖主体 工业全域的趋势。

2.外部动力因素之间的作用机制 外部动力包括市场竞争、旅游需求、政府支持和技术水平等四大因素。其中市场竞争既是压力,也是拉力。作为压力,施加给陶瓷等 传统产业,转化为新时代背景下有作为陶瓷企业谋划新生出路的动力; 作为拉力,它通过对接和满足旅游市场需求,拉动陶瓷产业融合旅游 业转向新业态的发展。而旅游需求是融合创新的主体因素,以潜在需 求、新供给带动新需求等方式作用于陶瓷工业与旅游产业的融合,以解决相关企业的市场竞争问题、提升产品质量、扩大企业社会影响、 实施体验营销战略等路径推动陶瓷旅游发展。政府支持是融合的重要 环境因素,通过系列政策、平台组织建设等帮助化解企业市场竞争压 力,迎合市场对陶瓷旅游需求的满足,积极引导市场主导配置资源作 用的发挥,从而间接推动陶瓷制造与旅游服务的产业融合规模化和市 场化。在旅游产业融合的外部子系统中,技术水平因素则通过对游客 信息装备及其使用(例如手机搜索、微信朋友圈自媒体等)、政府网 站以及其他信息平台方式发挥支撑和互动作用。

3.内外部动力因素交互作用机制 在内部动力子系统和外部动力因素子系统各自内部交互影响的同时,两大子系统之间也就是内外部动力因素之间也产生交互作用,正 是这种作用的存在,构成为工业与旅游业融合的大系统关系。其中特 别重要的是,市场动力影响技术吸收,并影响创新生态系统演化,其 间的交互动力引起主流技术市场的出现[11]。这里所说的市场动力就是 旅游需求。对于佛陶瓷工业而言,就是游客市场需求影响着陶瓷业 对于偏重于旅游需求相关技术的选择性吸纳,例如工艺装饰瓷技术广 泛应用于名人雕塑、主题壁画、地图等的制作和展示,触摸屏技术和 影像技术运用于游客个性化需求服务,进而影响着与旅游产业融合创 新,发生市场创新、业态创新,再而出现类似于工艺装饰瓷技术成为 主流市场,标志着陶瓷工业旅游的进入成熟阶段。可见,旅游需求及 其不断提高是旅游产业融合的根本动力所在。在这一根本动力的驱动 下,必将促进陶瓷业和旅游业对于旅游资源观的认识转变。尤其是陶瓷企业对于其产品和环境作为旅游吸引物的接受,并将其置于企业战 略中,陶瓷工业旅游才能真正实现。有旅游学者甚有远见地指出 游业基于内部推力和外部压力,会形成产业融合的持续性发生机制[44] 同样地,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佛陶瓷业与旅游融合中。正是上述八大 驱动因素的综合,才形成了佛陶瓷工业旅游近二十年的持续发展, 尤其是近十年的快速发展。此外,不能简单地认为技术因素只是一种 助力,正如上述,由于新技术的运用可能引发旅游新供给如新公仔形 象、VR 体验等,从而带来新需求,技术创新事实上成为了一种主导 驱动力。

去年 10 月,南风古灶国际创意社区启动工程改造。计划引入青年创客、文创产业 50 家,打造成为岭南地区唯一以·文化+产业+旅游为主题的国际创意社区。去年底,中国陶瓷博物馆正式落户 石湾古镇文创园,拟斥资 2 亿元已启动建设,计划建筑面积近 2 万平 方米。馆内以科技、设计、体验为展示规划的核心理念,使用现 代化的展现形式,如 VR 体验、虚拟剧场、数字沙盘等互动科技手段,让参观者能够穿越时空,观看瓷砖发展历史,展望瓷砖发展的未来。 建成后,将展现陶瓷博物馆保存历史、汇集产业、引领创新的新 价值。佛陶瓷工业与旅游业的融合正不断增扩其深广度,正是其内 力自系统关键作用下,顺应外力子系统而高度互动的结果。

四、主要结论和讨论

本文在基于文献分析,结合系统结构分析以及佛陶瓷产业与旅 游产业融合发展的实际,认为旅游产业融合的主要动力因素主要包括 企业战略、成本效益、融合的适配度、行业组织扶持、市场竞争、旅 游需求、政府支持和技术水平等,前四者为内部动力因素,后四者为 外部动力因素。据此,进一步探讨了内部因素之间及外部因素之间作 用于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力机制以及内外部动力系统以互相影响和制 动的方式交互作用时所形成独特的陶瓷工业旅游产业融合动力系统 及其驱动机制,认为企业战略是陶瓷工业旅游的关键主导因素,而旅 游需求及其不断提高是旅游产业融合的根本动力所在。旅游产业融合 背景下的旅游发展,可从以上八大因素出发,从企业内部外部科学地 制定旅游产业融合对应政策与措施,推动旅游产业融合创新,并为传 统的陶瓷产业注入新活力。

本研究的主要缺陷是,缺乏动力因素归纳的定量分析,致使其动 力因素来源的严谨性受到一定影响。未来研究将在文献分析基础上, 通过问卷调查及其因子分析,完善动力因素及其驱动路径研究,进一 步增强研究的科学性和严密性。同时,由于产业融合的动力系统十分 复杂,而陶瓷工业旅游是工业旅游中的一种类型,不同的旅游产业融 合面临的内部及外部环境具有差别,因此本文对于其他产业与旅游产 业的融合适宜性有待检验。

参考文献

[1] Lind J. LhiquitousConvergence:Market Redefinitions Generated by Technological Change and the Industry Life Cycle[J].Pn paper for the DRUID Academy, Winter 2005 Conference, 2005.

[2] Xie, P.F., Developing industrial heritage tourism: A case study of the proposed jeep museum in Toledo, Ohio[J]. Tourism Management, 2006. 27(6): p. 1321-1330.

[3] Heung, V.C.S., D. Kucukusta and H. Song, Medical tourism development in Hong Kong: An assessment of the barriers[J]. Tourism Management, 2011. 32(5): p. 995-1005.

[4] Weaver, A., Tourism and the military: Pleasure and the War Economy[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2011. 38(2): p. 672-689.

[5] Taleghani, G.R. and A. Ghafary, Providing a Management Model for the Development of Sports Tourism[J]. Procedia - 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2014. 120: p. 289-298.

[6] McKercher, B., P.S.Y. Ho and H. du Cros, Relationship between tourism and cultural heritage management: evidence from Hong Kong[J]. Tourism Management, 2005. 26(4): p. 539-548.

[7] Werthner, H., et al., Special issue on Smart Tourism Systems: Convergence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ies, business models, and experiences[J].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015. 50: p. 556-557.

[8] Werthner, H., & Ricci, F. (2004). E-commerce and tourism[J]. Communications of the ACM, 47(12), 101–105

[9] Rodríguez, I., A.M. Williams and C.M. Hall, Tourism innovation policy: Implementation and outcomes[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2014. 49: p. 76-93. [10]Blake, A., M.T. Sinclair and J.A.C. Soria, Tourism productivity: Evidence from the United Kingdom[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2006. 33(4): p. 1099-1120. [11]Weil, H.B., V.P. Sabhlok and C.L. Cooney, The dynamics of innovation ecosystems: A case study of the US biofuel market[J]. Energy Strategy Reviews, 2014. 3: p.88-99.

[12]韩顺法 , 李向民. 基于产业融合的产业类型演变及划分研究 [J]. 中国工业经济,

2009,(12):66-75.

[13]张辉,秦宇.中国旅游产业转型年度报告 2005:走向开放与联合的中国旅游业[M].北京:旅游教育出版社,2006.224-234. [14]杨颖.产业融合:游业发展趋势的新视角[J].旅游科学.2008,22(4):6-10. [15]何健民.我国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的形式、动因、路径、障碍及机制[J]旅游学刊,2011

(4):8-9.

[16]张凌云.旅游产业融合的基础和前提[J].旅游学刊,2011(4):6-7. [17]徐虹,范清.我国旅游产业融合的障碍因素及其竞争力提升策略研究日」旅游科学,2008

C4) : 1-5.

[18]李树民.旅游产业融合与旅游产业协整发展[J].旅游学刊,2011(6):5-6.

[19]谢志明 . 瓷工 业旅游 展的 状及 其对策 [J]. 德镇高 ,2010,(03):1-3.

[20]李晓勇,周阳. 工业旅游研究综述[J]. 学理论,2010,(15):61-62.

[21]韩瑞丽. 国内外工业遗产旅游研究综述[J]. 现代商贸工业,2016,(17):26-27. [22]冯蕾. 国内外工业旅游研究综述[J]. 山东工业技术,2016,(05):238+248. [23]郎富平,杨东旭. 国内工业旅游研究综述与展望[J].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2012,(04):11-15.

[24]郭鲁芳,孙春华.基于产业融合视角的工业旅游发展模式研究[J]. 浙江工商大学学报,

2011,(05):53-57.

[25]顾益民. 基于产业融合的柳州工业旅游开发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12.

[26]唐羽 , 夏冬 . 产业 融合视角 下辽宁 业旅游发 展研究 [J]. 中国商 ,2015,(26):135-137.

[27]邓琼芬,俞万源. 体验经济背景下陶瓷工业旅游发展实证研究——以大埔陶瓷工业旅游 为例[J]. 嘉应学院学报,2013,(05):80-85.

[28]尹春玲 . 醴陵陶瓷工业旅游的发展战略 [J]. 湖南广播电 视大学学 ,2010,(02):52-55.

[29]丁雨莲,赵媛. 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因、路径与主体探析——以深圳华 强集团融合发展 旅游主题公园为例 [J].人文地理,2013(4)126-131.

[30]高凌江,夏杰长. 中国旅游产业融合的动力机制、路径及政策选择[J]. 首都经济贸易大 学学报,2012,(02):52-57.

[31]赵蕾,余汝艺. 旅游产业与文化产业融合的动力系统研究[J]. 安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 科学版),2015,(01):66-71.

[32]刘雪婷.中国旅游产业融合发展机制理论及其应用研究[D],2011,西南财经大学. [33]付琦. 旅游产业融合动因与过程研究[D].河南大学,2014.

[34] 日娜 , 高钧 . 山旅 游与文化 产业融 合的 路径研究 [J]. 兰州商 学院学 ,2015,(04):117-119.

[35]周书云 , 苏日娜. 美食旅游产业融合发展路径研究 —— 以佛山为例 [J]. 特区经 ,2016,(12):127-130.

[36]汪清蓉. 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整合创新模式研究——以佛山市文化与旅游产业为例[J]. 广东商学院学报,2005,(01):68-72.

[37]何颖勇, 佛山市工业旅游现状及问题初探. 中国管理信息化, 2014(17): 97-99 . [38]莫彦 . 博物馆 文化旅 游发展浅探 —— 以佛 市祖庙博物馆 为例 [J]. 客家文

,2016,(01):40-44.

[39]苏日娜 . 业融 合视角 佛山 游产 业竞争 提升 [J]. 中国商 ,2016,(01):114-118.

[40]黄建娃. 陶瓷文化长廊将成佛山旅游新亮点[N]. 广东建设报,2008-11-25(B01). [41]卓云. 佛山市工业旅游标准化建设存在的问题和对策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15. [42]吴颖,刘志迎.产业融合——突破传统范式的产业创新[J].科技管理研究,20052):

67-69.

[43]杨彦锋 . 互联网技术成为旅游产业融合与新业态的主要驱动因素 [J]. 旅游学 ,2012,(09):7-8.

[44]赵黎明.经济学视角下的旅游产业融合[J].旅游学刊,2011(05):7-8.